姬女士跟张先生也曾在洛阳市第七国民病院工作

2017-03-03 14:56

“入职的时候,病院坑我们一笔钱也就算了,咱们只当打烂了牙齿往肚里吞。当初离任还要再坑我们一笔钱,发的那点工资,即是这多少年白干了。”小李等人说。

今年1月份,小李曾向洛阳当地的一家媒体求助,该媒体报道后,医院表现不再收取小李的10000元“养成费”,并且将小李的“护士执业证书”还给了小李。

姬女士跟张先生也曾在洛阳市第七国民医院工作,他俩已先后从该医院离职,姬女士离职时交了5000元“养成费”,而张先生则交了8000元“养成费”。“当时,要收我10000元‘养成费’,我找医院引导说情,最后写了份申请,交了8000元。”

小吕,开封人,2015年7月进入洛阳市第七人民医院工作,试用期间,每个月从医院领取800元现金工资,正式上岗后,也仅领取到每月1000元的现金工资,“五险一金都不交过,我们的劳动合同还被扣在医院,不给我们”。

离职手续迟迟不予办理,小李等人将面临找不到工作,即便找到工作,也将面临非法行医等问题。

【进程】求助媒体,反被责备“把关联搞僵”

小张,汝州人,除了和小李、小吕有雷同的遭受外,小张的临床执业医师助理证被扣在医院,“没有这个证件,我无奈考取临床职业医师证。”